日本政府拟提前解除部分地区“紧急事态宣言”

日本政府拟提前解除部分地区“紧急事态宣言”
5月11日电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日本政府计划在14日召开专家会议,商讨在原定于本月末的期限前解除部分地区的“紧急事态宣言”。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众院预算委员会11日就围绕新冠疫情的“紧急事态宣言”进行集中审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相关阁僚出席。当地时间4月29日,日本东京羽田机场候机大厅几乎空无一人。  安倍在会上表示,14日将听取专家意见,并公布能否部分解除“紧急事态宣言”。他还称,日本目前的疫情情况在朝向平息的道路上切实前进。  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10日就“紧急事态宣言”表示,“特定警戒都道府县”以外的34个县中,很多县新增确诊病例持续趋于减少,可能成为日本政府研讨提前撤销“紧急事态宣言”的对象。另外,根据情况,13个“特定警戒都道府县”也会被纳入研讨撤销宣言的对象。  据报道,解除“紧急事态宣言”的判断标准预计将包括:每周新增感染病例数量是否趋于减少,并低于该地区人口占比一定数量;是否已确保可接收治疗重症患者的医疗体制,以及是否拥有可掌握感染动向的检查体制等。  另一方面,安倍11日就日本新冠疫苗研发表示:“东京大学、大阪大学、国立感染症研究所等正在推进研发,预计最快7月能启动临床试验。”

顺应市场规律才能助力发展

顺应市场规律才能助力发展
中国持续积极参与国际分工,同全球伙伴一起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就是对世界经济稳定和全球发展作出重要贡献“要坚定支持联合国和世卫组织在协调国际抗疫合作上发挥应有作用,还要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近日,习近平主席在与外国领导人通话中,再次指明全球战疫的当下保持世界经济稳定发展之道。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被置于放大镜下检视。各国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加强团结协作,降低疫情对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冲击,不只有助于驱散疫情阴霾,而且是世界经济复苏发展的关键之举。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是在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基础上形成的国际分工与合作的成果,不是谁家的私产。随着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跨国公司搏击于经济全球化浪潮,亚当·斯密所称的“自由市场”、大卫·李嘉图所言的“比较优势”都得以充分体现。资本、劳动力、技术等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流动,从高成本地区向低成本地区、从低效率地区向高效率地区进行梯度转移,有效连接起供给和需求。千锤百炼下,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模式逐渐替代国家间产品分工与交易模式,大大提升了全球生产效率。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不断优化为全球发展提供了关键动力,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最贫穷国家,都是受益者。不断为优化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创造条件,更好地为全球发展作贡献,这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应有担当。然而一段时间以来,个别国家一些政客不断借疫情捏造国际分工带来所谓“威胁”,声称要干预甚至重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这样的论调与经济全球化大势相逆,也不符合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因循规律稳定发展的内在逻辑。企业才是市场主体,虽然政府可以通过关税等工具来改变经济激励,但只要企业依然寻求最小成本下的最优利润,经济全球化就难以发生根本性逆转,各经济体之间的分工协作、优势互补依然是基本态势。“基于中国的数据表明,我们的大多数成员不会收拾行李离开中国。”作为深耕中国市场的资深人士,中国美国商会总裁毕艾伦近期对产业链、供应链变化的这种认知,显然与西方一些政客“不惜一切代价把供应链搬回”的论调不同。中国美国商会的最新调查显示,尽管受疫情影响,但很少有公司表示准备撤离中国市场。彭博社报道认为,美国公司仍专注于中国这个庞大且前景看好的消费市场,它们在中国生产的很多产品已经瞄准了当地化,这是经济全球化更加强劲的方式之一。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韧性的压力测试。各国更加重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整体安全,并重视科学调整本地化、区域化和全球化的配置策略。但是,转移产业链、供应链并非像开灯、关灯般那么简单。要清楚,基于国际分工的产业链、供应链已经塑造了当今全球生产平台,构成了现代全球经济结构。人为拆链,设置壁垒,都将产生巨大的破坏效应——短期可能付出通胀的代价;长期看,政府过度干预企业经营,会导致市场规则扭曲、经济发展瓶颈。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史蒂芬·罗奇就认为,打破供应链、施加惩罚或政治威胁将是代价高昂的误判,会削弱创新和繁荣。顺应市场规律,才能助力发展。应当看到,中国是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生机勃发的一环。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和改革开放实践淬炼,中国所拥有的全球最完整产业配套体系,已深深融入全球经济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为世界所欢迎。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世界经济的当口,中国持续积极参与国际分工,同全球伙伴一起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就是对世界经济稳定和全球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习近平山西行丨走进大同云冈石窟

习近平山西行丨走进大同云冈石窟
5月11日下午,来到山西考察调研的习近平走进大同云冈石窟,实地了解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情况。 云冈石窟位于大同市城西16公里的武州山南麓,石窟东西绵延约1公里,现存主要洞窟45座,造像51000余尊,代表着五世纪世界雕刻艺术的最高水平,与敦煌莫高窟、洛阳龙门石窟并称中国三大石窟。 1961年,由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石窟始建于公元460年(北魏文成帝和平元年),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这样描述它:“凿石开山,因岩结构,真容巨壮。” 宏阔瑰丽的云冈石窟吸收和借鉴印度、中西亚文化,汲取希腊、罗马艺术元素,其中“第六窟”被誉为云冈第一伟观,是世界雕刻艺术史上的奇迹。△释迦佛洞(第六窟)公元四七一至四九四年 近年来,云冈石窟研究院先后组建了文物保护修复研究室、彩塑壁画保护研究室、数字化室、遗产监测中心、可移动文物修复室等,云冈石窟本体保护全面转入防风化治理和日常维护。 监制 | 申勇 记者 | 史伟 紫童 雷雷 汉璋 视觉 | 任万霞 邹晓鹤 吴鹏 【编辑:李骏】

A股股份行2019年人均薪酬:平安最高浙商第二光大最低

A股股份行2019年人均薪酬:平安最高浙商第二光大最低
中国经济网北京5月11日讯(记者 华青剑)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2019年,A股9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员工人均薪酬福利排名中,平安银行居首,2019年该行人均薪酬福利为58.59万元。2019年,员工人均薪酬福利排名第二到第九的分别为浙商银行54.67万元、招商银行53.66万元、中信银行47.74万元、民生银行47.09万元、浦发银行46.89万元、兴业银行46.46万元、华夏银行41.67万元、光大银行39.04万元。 年报显示,共有106名董监高年薪超百万元。其中,中信银行18名、民生银行15名、招商银行14名、浙商银行14名、光大银行13名、浦发银行10名、兴业银行9名、平安银行9名、华夏银行4名。 每家银行董监高年薪中,薪酬最高的个人分别是:平安银行董事、行长胡跃飞466.04万元,招商银行执行董事、行长兼首席执行官田惠宇年薪465.83万元,浦发银行职工监事张宜临473.30万元,民生银行董事长、执行董事洪崎457.93万元,兴业银行监事赖富荣424.42万元,浙商银行执行董事、行长徐仁艳389.85万元,光大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兼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曲亮321.74万元,华夏银行董事会秘书宋继清年薪245.35万元,中信银行执行董事、行长兼财务总监方合英223.18万元。 招商银行:2019年人均薪酬福利53.66万元 14名董监高年薪超百万 2019年,招商银行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税前报酬合计4647.57万元,有14名董监高年薪过百万,其中8名董监高年薪超过300万元。 其中,执行董事、行长兼首席执行官田惠宇年薪465.83万元;执行董事、副行长、董事会秘书刘建军年薪339.81万元;执行董事、副行长、财务负责人王良年薪339.83万元;监事长、职工监事刘元年薪381.81万元;职工监事王万青年薪290.58万元;职工监事刘小明年薪141.85万元;副行长唐志宏年薪339.27万元;纪委书记熊良俊年薪339.81万元;副行长汪建中年薪339.81万元;副行长施顺华年薪339.27万元;副行长王云桂年薪248.38万元;行长助理李德林年薪223.09万元;行长助理刘辉年薪223.41万元;原执行董事、常务副行长兼财务负责人李浩年薪141.20万元。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招商银行共有在职人员84683人(含派遣人员),专业构成为:公司金融17876人,零售金融36052人,风险管理4280人,运营操作及管理14679人,研发人员3253人,行政后勤900人,综合管理7,643人;学历分布为:硕士及以上18056人,大学本科56928人,大专及以下9699人。 截至2019年末,招商银行应付职工薪酬为116.38亿元,上年同期为84.75亿元。 2019年,招商银行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422.76亿元,上年同期为425.70亿元。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9年,招商银行员工年度薪酬福利总额为454.39亿元。按照在职员工人数计算,人均薪酬福利为53.66万元。 兴业银行:2019年人均薪酬福利46.46万元9名董监高年薪超百万 2019年,兴业银行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实际获得的报酬合计为1517.691万元。 9人年薪超百万元:董事、行长陶以平116.792万元,董事、副行长陈锦光105.113万元,董事、副行长、董事会秘书陈信健105.113万元,监事会主席蒋云明116.792万元,监事张国明105.113万元,监事赖富荣424.42万元,副行长孙雄鹏105.113万元,董事长高建平116.792万元,董事、副行长李卫民105.113万元。 截至2019年末,兴业银行在职员工数合计60455人。 截至2019年末,兴业银行应付职工薪酬177.38亿元,上年同期为153.41亿元。 2019年,兴业银行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256.91亿元,上年同期为249.25亿元。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9年,兴业银行员工年度薪酬福利总额为280.88亿元。按照在职员工人数计算,人均薪酬福利为46.46万元。 中信银行:2019年人均薪酬福利47.74万元 18名董监高年薪超百万 报告期内,在中信银行领薪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包括现任及离任)从该行实际获得的税前报酬合计3373.61万元。 年薪超百万元的有18人:执行董事、行长兼财务总监方合英223.18万元,执行董事、副行长郭党怀164.40万元,监事长、职工代表监事刘成167.79万元,职工代表监事李刚165.44万元,职工代表监事陈潘武218.20万元,职工代表监事曾玉芳128.31万元,副行长杨毓162.71万元,副行长、风险总监胡罡164.19万元,副行长谢志斌130.27万元,业务总监芦苇211.10万元,业务总监陆金根203.91万元,业务总监吕天贵205.28万元,董事会秘书张青191.60万元,业务总监刘红华195.60万元,职工代表监事(离任)程普升147.87万元,纪委书记(离任)莫越126.06万元,风险总监姚明(离任)217.22万元,(离任),执行董事、行长孙德顺(离任)140.48万元。 截至2019年末,中信银行(含子公司)共有各类员工57045人。其中,合同制员工55278人,派遣及聘用协议员工1767人。员工中管理人员12126人,业务人员41091人,支持人员3,828人。 截至2019年末,中信银行应付职工薪酬121.32亿元,上年同期为105.49亿元。 2019年,中信银行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256.53亿元,上年同期为235.55亿元。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9年,中信银行银行员工年度薪酬福利总额为272.36亿元。按照在职员工人数计算,人均薪酬福利为47.74万元。 民生银行:2019年人均薪酬福利47.09万元 15名董监高年薪超百万 2019年,民生银行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包括现任及离任)从该行获得的税前报酬合计人民币6288.47万元。年薪超百万元的有15人,其中有4人年薪超400万元。 董事长、执行董事洪崎457.93万元,执行董事、行长郑万春428.63万元,独立非执行董事李汉成117.75万元,独立非执行董事刘宁宇105.50万元,监事会主席、职工监事张俊潼412.87万元,监事会副主席、职工监事郭栋370.74万元,副行长陈琼343.01万元,副行长石杰343.01万元,副行长李彬343.01万元,副行长林云山343.01万元,副行长、首席风险官胡庆华342.35万元,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白丹350.74万元,首席审计官张月波294.14万元,行长助理欧阳勇290.98万元,监事会副主席、职工监事王家智408.80万元。 截至2019年末,民生银行在职员工58933人。 截至2019年末,民生银行应付职工薪酬106.63亿元,上年同期为111.3亿元。 2019年,民生银行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282.18亿元,上年同期为263.90亿元。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9年,民生银行员工年度薪酬福利总额为277.51亿元。按照在职员工人数计算,人均薪酬福利为47.09万元。 浦发银行:2019年人均薪酬福利46.89万元 10名董监高年薪超百万 2019年,浦发银行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任和离任)从该行领取的税前报酬合计2806.05万元。 10名董监高的年薪超百万: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执行董事、行长潘卫东115.21万元,党委副书记、执行董事陈正安115.17万元,执行董事、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刘以研106.20万元,职工监事吴国元367.91万元,职工监事张宜临473.30万元,职工监事何卫海445.67万元,副行长徐海燕103.07万元,原董事长高国富104.77万元,原副董事长、执行董事、行长刘信义117.41万元,原职工监事耿光新337.28万元。 截至报告期末,浦发银行在职员工的数量合计58253人。 截至2019年末,浦发银行应付职工薪酬126.28亿元,上年同期为104.87亿元。 2019年,浦发银行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251.74亿元,上年同期为223.82亿元。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9年,浦发银行银行员工年度薪酬福利总额为273.15亿元。按照在职员工人数计算,人均薪酬福利为46.89万元。 光大银行:2019年人均薪酬福利39.04万元13名董监高年薪超百万 报告期内,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含已离任的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从光大银行领取的报酬(税前)合计3097万元。 年薪超百万的董监高有13人:党委委员、执行董事、副行长卢鸿234.99万元,监事长李炘234.86万元,职工监事徐克顺133.32万元,职工监事孙建伟101.82万元,职工监事尚文程112.73万元,党委委员(副行长级)、工会委员会主席伍崇宽232.89万元,党委委员、副行长姚仲友232.89万元、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副行长级)黄海清232.89万元,党委委员、副行长孙强232.89万元,党委委员、副行长兼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曲亮321.74万元,党委委员(副行长级)、董事会秘书李嘉焱226.10万元,职工监事(离任)孙新红100.22万元,党委委员、副行长武健232.89万元。 报告期末,光大银行从业人员45618人(不含子公司),离退休人员1197人。从业人员中,按从事专业划分,公司业务人员9049人,占比19.84%;零售业务人员(含信用卡业务和电子银行业务)18763人,占比41.13%;运营支持人员(含柜员)9324人,占比20.44%;综合管理及支持保障人员8482人,占比18.59%。子公司正式员工有486人。因此,光大银行在职员工总数为46104人。 截至2019年末,光大银行应付职工薪酬80.07亿元,上年同期为80.28亿元。 2019年,光大银行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180.2亿元,上年同期为169.4亿元。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9年,光大银行银行员工年度薪酬福利总额为179.99亿元。按照在职员工人数计算,人均薪酬福利为39.04万元。 华夏银行:2019年人均薪酬福利41.67万元 4名董监高年薪超百万 2019年,华夏银行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报告期内从公司领取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525.81万元。有4名董监高年薪过百万,其中2人年薪超200万。 执行董事、首席审计官刘春华年薪189.48万元,执行董事、副行长任永光年薪157.26万元,职工监事孙彤军年薪226.41万元,董事会秘书宋继清年薪245.35万元。 报告期末,华夏银行在职员工38948人。其中,母公司在职员工38639人;主要子公司在职员工309人。集团承担费用的离退休员工861人。母公司在职员工中,研究生及以上学历5293人,占比13.70%;本科学历2537人,占比65.67%;专科及以下学历7973人,占比20.63%。 截至2019年末,华夏银行应付职工薪酬为66.47亿元,上年末为57.99亿元。 2019年,华夏银行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153.81亿元,上年同期为149.37亿元。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9年,华夏银行员工年度薪酬福利总额为162.29亿元。按照在职员工人数计算,人均薪酬福利为41.67万元。 平安银行:2019年人均薪酬福利58.59万元9名董监高年薪超百万 2019年,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从平安银行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合计3391.75万元。 董事长谢永林、董事陈心颖、董事姚波、董事叶素兰、董事蔡方方在控股股东中国平安任职并领取报酬,未在平安银行领取报酬。 年薪超百万元的有9人:董事、行长胡跃飞466.04万元,董事、副行长杨志群296.55万元,董事、副行长郭世邦402.48万元,董事、首席财务官项有志386.40万元,监事长、职工监事邱伟344.27万元,职工监事孙永桢339.54万元,职工监事王群233.20,董事会秘书周强353.61万元,董事、副行长姚贵平150.50万元。 截至报告期末,平安银行共有在职员工34253人(含派遣人员813人),需承担退休费的离退休职工88人。正式员工中,业务人员22540人,财务及运营7410人,管理及操作人员2277人,行政后勤及其他人员1213人;85.6%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99.0%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 截至2019年末,平安银行应付职工薪酬142.18亿元,上年同期为122.38亿元。 2019年,平安银行支付给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180.90亿元,上年同期为161.94亿元。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9年,平安银行银行员工年度薪酬福利总额为200.7亿元。按照在职员工人数计算,人均薪酬福利为58.59万元。 浙商银行:2019年人均薪酬福利54.67万元 14名董监高年薪超百万 2019年,浙商银行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从该行获得的税前报酬合计为3310.79万元。 年薪超百万的有14人:董事长、执行董事沈仁康169.08万元,执行董事、行长徐仁艳389.85万元,执行董事张鲁芸156.60万元,股东代表监事、监事长于建强298.69万元,副行长徐蔓萱318.95万元,副行长吴建伟314.23万元,副行长、董事会秘书刘龙318.03万元,副行长张荣森352.40万元,行长助理、首席风险官刘贵山260.10万元,行长助理陈海强288.93万元,行长助理骆峰260.85万元,行长助理盛宏清260.28万元,首席信息官宋士正259.40万元,首席财务官景峰258.93万元。 截至报告期末,浙商银行用工人数15077人,比上年末增加1369人。 截至2019年末,浙商银行应付职工薪酬44.39亿元,上年同期为40.06亿元。 2019年,浙商银行支付给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78.09亿元,上年同期为80.36亿元。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9年,浙商银行银行员工年度薪酬福利总额为82.43亿元。按照在职员工人数计算,人均薪酬福利为54.67万元。 (责任编辑:关婧)

隔离护栏拆了 闯禁行的却多了 有市民呼吁不能一拆了之

隔离护栏拆了 闯禁行的却多了 有市民呼吁不能一拆了之
一些行人随意横穿马路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宁田甜文图 5月12日,距离郑州市包括英才街在内的5条道路中间硬隔离的拆除已有20多天,那么硬隔离拆除后,道路交通状况如何?市民有没有闯禁行?违章行驶和通行的现象多不?对此,本报记者进行了实地探访。 中间隔离护栏没了,电动车闯禁行居多 昨日,本报记者来到郑州市英才街(花园路至文化路)看到,道路中间原来的不锈钢护栏已经不见,只剩双黄实线和虚线。 记者现场发现,没了护栏后,个别行人和私家车为图省事,直接闯双黄实线。 在英才街和茂源街交叉口西10米处看到,路北一骑电动车的男子直接穿过双黄实线,行至路南面,向东驶去。而越线之前,该男子其实就紧挨着东侧红绿灯路口,短短几步的距离却不愿意过去,为图省事直接越线而过。 还是在该路口附近,一送外卖的男子骑着电动车由东向西沿快车道驶来,快要行至附近路南某小区门口时,也是直接闯了双黄实线,由路北到达路南。 而在该路段,记者现场观察时还发现,双向四车道的英才街本来不够宽敞,在沿街商户密集的个别路段,如果一侧非机动车道和部分快车道被私家车占据后,能通行的就只剩一个车道,这时,机动车和电动车挤在一个道上,交通略显混乱,电动车为避开机动车,干脆直接跑到了道路中间,压着双黄实线通行。 而也有个别机动车为图省事,直接闯双黄实线穿越道路调头。 记者现场蹲点观察的半天时间里,一些行人、电动车、电三轮、私家车穿越双黄线,横跨南北侧道路,导致车辆无序穿行,存在交通安全隐患。 交警将加强巡逻,对违章车辆加大处罚力度 采访中,经常在该路段通行的市民认为,虽然隔离护栏拆除后道路确实干净整洁敞亮许多,但是随之而来的交通违章和安全隐患也显而易见。建议郑州交警部门不能仅仅拆除护栏了事,还需要加强管理,引导和维持好正常的交通秩序,还市民安全通行环境。 对此,郑州市交警五大队相关负责人说,通过近段时间观察,机动车的违章没有明显增加,主要还是行人和电动车。 不过针对该路段出现的车辆违章现象,他们将加强巡逻和加强对违法车辆的处罚! 拆除隔离护栏,为让道路更顺畅 4月19日,为深入推进“三项工程、一项管理”工作,提高道路通行效率,打造整洁、有序、舒适、愉悦的城市交通环境,郑州交警先期对市区英才街(文化路—花园路)、东风路(文化路—中州大道)、中原路(西三环—西四环)、商都路(中州大道—东三环)、长江路(西三环—紫东路)等5条道路的中心隔离护栏进行了拆除。 至于拆除原因,郑州交警还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随着交通科技设备的投入,原本一些起到安全作用的隔离护栏在发生交通事故时反而易造成二次事故,对交通参与者造成更大伤害,“这些设施都需要适时改变”,对于交通基础设施的安装与拆卸都是根据交通秩序的实际发展情况来决定的。 编辑:张馨予